象今天这种中印在西方平台下的对话
2018-08-18 06:1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苏童告诉记者,象今天这种中印在西方平台下的对话,形式意义要大于实质意义,因为这样短短几十分钟的交流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很难说。

何表示,中国文化复兴不是西方的文艺复兴。中华文化的复兴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它不会像西方文艺复兴那样来得猛烈突变,中华文化本身有自我更新的能力,中国文化的与时俱进也正是其能延绵5000年的重要原因。

何志平说,中国文化有其强大的生命力,中华文化的复兴,面临最大的挑战是现代化:中国古老文化将承载如何解决现代社会面临的各种问题,以五千年的价值观去解决21世纪遇到的问题。

这位前香港民政局局长表示,关于什么是中华文化核心价值观,这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也不是一小撮人说了算,这需要引起一个大讨论,包括政界、社会、学术界、群众都要参与讨论

但苏童同时指出了一个西方看东方的问题:“当前东方对西方的了解,远远超过西方对东方的了解。但很大程度上,目前西方看东方的评价体系,却是主导世界的主流。”

受邀出席此次对话的中方作家包括余华、苏童、慕容雪村、查建英、哈金等人。

本次中印对话的赞助方、中华能源基金会总裁何志平也抱有同样观点。针对最近中共中央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有关深化中国文化体制改革的决定,何志平说,中国文化大发展不是西方的一套、也不全是市场的一套,我们要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体制。当前,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体制最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我们要弄清楚什么是中华文化核心价值观。

亚洲协会为此次对话设定的议题包括:地下写作:报告文学的发现,文化跨界:作为旅行者的作家,网络作家和网络苦力:变革中的中国文学空间文学迁徙:迁徙如何重塑社会、突破疆界:文化共同体与民族国家等等。

何志平说,现在包括孔子学院在内的中华文化正在走出去,但走出去的更多只是中华文化的符号,“比如在纽约时代广场关于中国形象的广告片,冲击感很强,但我们到底要告诉人家什么东西呢?没有人能告诉我这个答案。”

“这些都是要讨论的问题,”他表示,有关中华文化的探讨甚至要放到两岸乃至东亚的背景下去进行。“弄明白什么是中华文化,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工程。”

苏童提出一系列的问题:我们的文化很厉害,但在当今社会又有多少值得夸耀的?中华文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中华文化核心价值到底是什么?孔孟儒教到现在还存留多少?支撑中国复兴背后的文化形象是什么?这些文化与当今的社会能否产生化学反应?在文化全球化的今天,当中国年轻人的文化消费可能跟一个美国年轻人一样的时候,那么我们文化的特异性和东方性又体现在哪里?

“就好比说,目前全世界的主流评价体系是建立在以西方价值观为原点的坐标体系上,他们将自己放在坐标原点来看待这个世界,我们的文化呈现出来的各种形态就是他们在这个坐标系中描绘出来的曲线——如果他们感兴趣了,他们描绘的时候就着墨多点,不感兴趣的,则在他们的坐标系中消失,这就是当前世界文化格局的现状。”苏童说。

一场中印文化对话最近三日在纽约亚洲协会上演。亚洲协会邀请了中国和印度的一些作家、艺术家等人出席了此次对话。亚洲协会纽约公共项目执行理事迈克尔 罗伯茨称这是在全世界两个人口最大国之间的文化对话,这样的对话在这个有望成为“亚洲世纪”的时代将变得非常重要。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vickersblog.com香港马会最准一肖一码资料免费大全,香港马会免费大全i,香港马会彩经码资料版权所有